您的位置
主页 > 时尚快讯 » 正文

“教育贷”成梦魇,原罪是预付还是贪婪

来源:www.jiaoyuwz.cn 点击:980

2019年10月18日,我想分享

我怎样才能避免被困?请记住:校外培训机构“不得收取超过3个月的一次性费用” 和“龙翔网”旗下三一教育行业最近的“尘土飞扬”和“韦伯英语”疑似径流风暴尚未平息。然而,有一天,媒体透露,有一百多名学生没钱支付学费,各种企业开始唱歌。十月份的教育行业并不十分平静。

然而,许多事情比今年秋天发生得更多。一年来,傻傻的出国留学,莎士比亚的儿童家庭英语、韦伯英语和尤斯钢琴相继“轰隆隆”。今年教育行业的关键词是“拖欠学费”和“分期付款” 然而,学生的父母、教师、投资者和教育行业的人们都深受谎言和惯例的影响,他们都无法幸免。

首都的冬天还在继续,逃跑的闹剧还在上演。逃跑的企业无疑是这个行业的癌症。然而,我们需要在痛苦下反思。教育企业跑哪里去了?家长和教师在面临学费拖欠和退费困难时,应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

教育乱套,消费者是最无辜的

“乱套”每年都会发生,尤其是今年。

教育企业经营类似的路线,以各种借口兜售课程,收取大量预付款,关闭商店,带钱经营,拖欠工资,不退还费用。最后,媒体揭露了他们,学生的家长和老师们开始了维护他们权利的漫长道路。 这些企业失去了联系,关闭了商店,解雇了工人,或者进入了破产程序。他们诡计多端。 据中国教育不完全统计,今年有20多家知名教育企业涉嫌逃跑或破产。

根据轨道分类,“陷入困境”的企业分布在教育行业的各个轨道上。儿童英语、早期教育、素质教育和艺术教育都是雷区。 其中,英语教育培训公司和早期教育公司是主要的。在统计的21家教育公司中,英语教育和培训公司占8家,早期教育公司占6家,总计占2/3。

就成立时间而言,大部分受疫情影响的企业都很小,成立时间不超过五年。就资本而言,大多数公司只完成了天使融资或a股融资。 当然,已经建立多年的教育机构也并不都是稳定的。例如,在留学领域经过多年的深入培养后,出国留学是愚蠢的。韦伯英语(Weber English)在国庆假期开始发酵,假期过后占据了所有主要媒体的头条,也不稳定。

粗略估计,韦伯英语在上海的退费金额超过3500万元,在成都超过2000万元,全国各学区已经涉及超过1亿元

另一个例子是两年内融资接近4亿元的增长保证,O2O教育机构的疯狂教师一年多内融资超过1.6亿元。 当疯狂老师宣布停课时,官方海报曾经说过,“疯狂已经结束了。感谢您的陪伴。” 不是每一次告别都是文学和艺术的,更多的企业选择不辞而别,这对那些真正为孩子的教育买单的学生家长来说是一个血腥的教训。

学生和老师的父母无疑是最无辜的受害者 法律是消费者保护自身权利的最有力武器。 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东丈表示,“如果企业停课,不履行合同义务,可能会承担民事责任。如果情况升级,企业退出,可能要承担刑事责任。消费者可能会举报涉嫌合同欺诈,但与第三方金融机构签署的分期付款仍需偿还。” “

2

“教育贷款”变成噩梦,预验收是原罪吗?

韦伯英语被推入社会风口,也带来了“教育贷款”这个词

据报道,上海韦伯英语登记表显示,约三分之一的学生采用分期付款方式支付数万元学费。 这些学生大多是支付能力弱的新毕业学生。他们都是由韦伯英语课程顾问诱导,向杜晓曼、兆联金融和JD.com等金融机构提供分期贷款。 然而,韦伯英语现在拖欠,学生没有课可上。与此同时,他们也面临巨大的债务压力。

与韦伯英语合作的金融机构也受到了影响。如果学生不能如期归还贷款,金融机构将面临数亿元的集中逾期。上传到央行进行信贷调查后,他们一方面要承担风险和损失,另一方面也可能面临严厉的监管。 学生不按时归还分期付款,还存在信用调查风险,对个人信用造成很大损害。学生和金融机构都处于被动地位,因此“教育贷款”应承担责任。

有一段时间,许多网民谴责“教育贷款”,将其等同于臭名昭着的“校园贷款” 然而,“教育贷款”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广泛讨论了。两年前,社会注意到深圳田瑞地安所和国鑫青阮等培训机构逃跑了。 因此,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一次不得收取超过三个月的费用”,但很少有培训机构真正遵守这一规定。

分期付款是教育企业的一种预付款形式,教育分期付款也被视为高质量、低风险的资产。 分期预付保证了教育企业理想的现金流。然而,一旦资本链断裂,教育企业就无法偿还费用,学生自然也无法偿还金融机构的贷款。金融机构未能从教育机构筹集资金,只能继续给学生施加压力,从而陷入死胡同。 但最终,无辜的消费者会买单。

事实上,预付款在教育行业并不是一个新话题,但分期付款再次暴露了教育行业的敏感点。 2003年非典期间,许多新东方学生要求退款,但预付款已经花光了。新东方曾经陷入破产危机。 危机过后,新东方规定不要随便使用预付款。

证券分析师小莹认为,“根据会计准则,预收是企业的一项负债,但大多数教育公司将其视为一项资产,当它们不实际交付产品和服务时,它们会投入大量资金收购客户并进行扩张,最终导致资本链的断裂。” 企业管理不善和相互重叠的恶意是教育行业最近频繁流失的原因。 “

10月12日清晨,韦伯英语创始人高余伟发布的《致韦博英语总部及上海各中心员工的一封信》可能反映了这一点 信中透露,由于各种内部和外部原因,公司业绩持续下滑,成本上升,经营困难重重。 随着韦伯英语的表现持续恶化,原有的融资计划不断被推迟,最终导致韦伯英语基金链的断裂。 金融链断了,不止是韦伯英语

3

行业走向“泡沫”,资本回归理性

教育企业一直盯着收获前,最终企业的高运营成本

繁华的国际贸易中心,面积346平方米,位于建外SOHO大厦。一、二层的平均租金为每天15元/平方米,一年租金近200万元。 在周围的办公楼里,韦伯英语的竞争对手新东方和华尔街英语.这只是近年来教育行业的一个缩影。培训机构规模扩大,并为客户在租金、运营和人力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

从今年夏天主要教育和培训机构的“反人民战争”中,我们可以窥见教育行业烧钱的模式。招生优惠政策相继出台。地铁、户外和电梯的教育广告随处可见。电视和电脑上的主要综艺节目,甚至手机上喋喋不休和快速移动的声音都由教育公司播放。 教育公司在网上以营销换取流量,花很多钱赢得“黎明”,在网下扩张和开设商店,并把他们的资本押在明天。

高成本投资能否带来光明的未来仍不得而知,但资本市场已经进入了一个寒冷的冬天。 据媒体报道,高余伟在今年8月的一次内部讲话中表示,他已经与相关融资方签署了协议,到10月底将获得2亿元融资。 融资计划的推迟导致韦伯的英国资本链崩溃。一方面,性能恶化;另一方面,融资环境变得更冷

(教育融资数据源:CVSource投资数据)

根据cv来源数据,2016年后,随着政策红利和资本由利润驱动,投资和融资呈现上升趋势,教育行业逐渐成为宠儿。 2018年,网络教育和素质教育成为热点,教育经费总额也随之上升,分别达到417.01亿元和620倍,均达到历史峰值。然而,2019年资本市场环境寒冷,融资形势急转直下。截至10月16日,融资总额仅为157.46亿元,同比下降62.24%,246倍,同比下降60.32% 星汉资本投资经理雷(

Ray)分析称,“自去年年底以来,银行对中小企业的贷款审批基本被拒绝。P2P和其他渠道的资金正面临信任问题。资本市场认为企业效率不高,因此不会考虑继续投资。”

但是雷也说,“这也证明了教育市场正在降温。在刺激的市场竞争之后,行业正在重组,资源逐渐集中在龙头企业。所有定居下来的企业都是真正生产教育产品的企业。从事教育行业投机、只想赚钱的企业家将被淘汰。" “从数据来看,2019年教育行业的融资总额与2015年大致相同,但融资额不到2015年的一半。由此可见,教育产业正逐渐回归理性,教育企业的马太效应也逐渐凸显,越强越弱。

工业“大浪淘沙”,金钱越来越接近头

资本曾经吹散了教育行业的泡沫,市场和政策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资本追求快钱,但教育是一个缓慢的行业。当泡沫消失后,教育行业逐渐回归为学生服务的本质。 逃跑是一场赌博,但它只会给公司本身、学生家长、投资者和业内人士带来四大损失。 “教育”不能赌博。如何防止教育和培训成为“过街老鼠”,需要更多内部人士的细心呵护。

重印、合作并加入粉丝群,请联系您的小助手

()扫描二维码并下载收集报告投诉

如何防止被怜悯?请记住:校外培训机构“不得收取超过3个月的一次性费用” 和“龙翔网”旗下三一教育行业最近的“尘土飞扬”和“韦伯英语”疑似径流风暴尚未平息。然而,有一天,媒体透露,有一百多名学生没钱支付学费,各种企业开始唱歌。十月份的教育行业并不十分平静。

然而,许多事情比今年秋天发生得更多。一年来,傻傻的出国留学,莎士比亚的儿童家庭英语、韦伯英语和尤斯钢琴相继“轰隆隆”。今年教育行业的关键词是“拖欠学费”和“分期付款” 然而,学生的父母、教师、投资者和教育行业的人们都深受谎言和惯例的影响,他们都无法幸免。

首都的冬天还在继续,逃跑的闹剧还在上演。逃跑的企业无疑是这个行业的癌症。然而,我们需要在痛苦下反思。教育企业逃到哪里去了?家长和教师在面临学费拖欠和退费困难时,应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

1

教育乱套,消费者是最无辜的

“乱套”每年都会发生,尤其是今年。

教育企业也有类似的路线,以各种借口兜售课程,收取大量预付款,关闭商店,带钱经营,拖欠工资,不退还费用。最后,他们被媒体曝光,学生的家长和老师们开始了一段漫长的维权之路。 这些企业失去了联系,关闭了商店,解雇了工人,或者进入了破产程序。他们诡计多端。 据中国教育不完全统计,今年有20多家知名教育企业涉嫌逃跑或破产。

根据轨道分类,“陷入困境”的企业分布在教育行业的各个轨道上。儿童英语、早期教育、素质教育和艺术教育都是雷区。 其中,英语教育培训公司和早期教育公司是主要的。在统计的21家教育公司中,英语教育和培训公司占8家,早期教育公司占6家,总计占2/3。

就成立时间而言,大部分受疫情影响的企业都很小,成立时间不超过五年。就资本而言,大多数公司只完成了天使融资或a股融资。 当然,已经建立多年的教育机构也并不都是稳定的。例如,在留学领域经过多年的深入培养后,出国留学是愚蠢的。韦伯英语(Weber English)在国庆假期开始发酵,假期过后占据了所有主要媒体的头条,也不稳定。

粗略估计,韦伯英语在上海的退费金额超过3500万元,在成都超过2000万元,全国各学区已经涉及超过1亿元

另一个例子是O2O教育机构的疯狂教师,他们在两年内筹集了近4亿元,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筹集了超过1.6亿元。 当疯狂老师宣布停课时,官方海报曾经说过,“疯狂已经结束了。感谢您的陪伴。” 不是每一次告别都是文学和艺术的,更多的企业选择不辞而别,这对那些真正为孩子的教育买单的学生家长来说是一个血腥的教训。

学生和老师的父母无疑是最无辜的受害者 法律是消费者保护自身权利的最有力武器。 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东丈表示,“如果企业停课,不履行合同义务,可能会承担民事责任。如果情况升级,企业退出,可能要承担刑事责任。消费者可能会举报涉嫌合同欺诈,但与第三方金融机构签署的分期付款仍需偿还。” “

2

“教育贷款”变成噩梦,预验收是原罪吗?

韦伯英语被推入社会风口,也带来了“教育贷款”这个词

据报道,上海韦伯英语登记表显示,约有三分之一的学生采用分期付款方式支付数万元学费。 这些学生大多是支付能力弱的新毕业学生。他们都是由韦伯英语课程顾问诱导,向杜晓曼、兆联金融和JD.com等金融机构提供分期贷款。 然而,韦伯英语现在拖欠,学生没有课可上。与此同时,他们也面临巨大的债务压力。

也有金融机构与韦伯英语合作。如果学生不能如期归还贷款,金融机构将面临数亿元的集中逾期。上传到央行进行信贷调查后,他们一方面要承担风险和损失,另一方面也可能面临严厉的监管。 学生不按时归还分期付款,还存在信用调查风险,对个人信用造成很大损害。学生和金融机构都处于被动地位,因此“教育贷款”应承担责任。

有一段时间,许多网民谴责“教育贷款”,将其等同于臭名昭着的“校园贷款” 然而,“教育贷款”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广泛讨论了。两年前,社会注意到深圳田瑞地安所和国鑫青阮等培训机构逃跑了。 因此,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一次不得收取超过三个月的费用”,但很少有培训机构真正遵守这一规定。

分期付款是教育企业的一种预付款形式,教育分期付款也被视为高质量、低风险的资产。 分期预付保证了教育企业理想的现金流。然而,一旦资本链断裂,教育企业就无法偿还费用,学生自然也无法偿还金融机构的贷款。金融机构未能从教育机构筹集资金,只能继续给学生施加压力,从而陷入死胡同。 但最终,无辜的消费者会买单。

事实上,预付款在教育行业并不是一个新话题,但分期付款再次暴露了教育行业的敏感点。 2003年非典期间,许多新东方学生要求退款,但预付款已经花光了。新东方曾经陷入破产危机。 危机过后,新东方规定不要随便使用预付款。

证券分析师小莹认为,“根据会计准则,预收是企业的一项负债,但大多数教育公司将其视为资产,当它们不实际交付产品和服务时,它们会投入大量资金收购客户并进行扩张,最终导致资本链的断裂。” 企业管理不善和相互重叠的恶意是教育行业最近频繁流失的原因。 “

10月12日清晨,韦伯英语创始人高余伟发布的《致韦博英语总部及上海各中心员工的一封信》可能反映了这一点 信中透露,由于各种内部和外部原因,公司业绩持续下滑,成本上升,经营困难重重。 随着韦伯英语的表现持续恶化,原有的融资计划不断被推迟,最终导致韦伯英语基金链的断裂。 金融链断了,不止是韦伯英语

3

行业去“泡沫”,资本回归理性

教育企业盯着预收不放,归根结底是企业经营成本高企。

熙熙攘攘的国贸,面积达346平米的韦博英语培训中心设址于建外SOHO大楼,一二层平均租金为每日15元/平方米,一年的房租近200万元。而周边写字楼里,是韦博英语的竞争对手新东方、华尔街英语……这不过是教育行业最近几年的缩影,培训机构规模扩张,为获客投入巨大的资金于房租、运营、人力。

我们可以从各大教育培训机构今年暑期“抢人大战”一窥教育行业的烧钱模式,招生优惠政策层出不穷,地铁、户外、电梯教育广告铺天盖地,电视端、电脑端各大综艺节目、甚至于手机端的抖音、快手皆被教育公司刷屏。教育公司线上用营销换流量,豪掷千金博取“黎明”,线下不断扩张开店,用资本赌明天。

高成本投入是否可以迎来光明尚不可知,资本市场却已进入寒冬。据媒体报道,今年8月份,高卫宇在内部讲话中曾表示,已经同相关融资方签订协议,10月底将会到账一笔2亿元的融资。融资计划的推迟导致韦博英语资金链的崩盘,一方面是业绩恶化,另一方面是融资环境趋冷。

(教育行业融资情况 数据来源:CVSource投中数据)

根据投中cv source数据显示,2016年后,随着政策红利、资本逐利,教育行业渐成宠儿,投融资呈上升趋势。2018年在线教育、素质教育成为风口,教育融资总额随之水涨船高,达417.01亿元、融资数量达620次,均达历史峰值;然而2019年资本市场环境遇冷,融资情况急转而下,截至10月16日,融资总额仅为157.46亿元,同比下跌62.24%,数量为246次,同比下跌60.32%。

星瀚资本投资经理Ray分析到,“去年年底开始中小企业在银行的贷款审批基本都不给通过,P2P等渠道的资金又面临信任问题,资本市场看到企业效益不好所以不考虑继续投资。”

但Ray也谈到,“这也证明教育市场在降温,经过激励的市场竞争后,行业在进行洗牌,资源慢慢向头部企业集中,沉淀下来的都是真正做教育产品的企业,而投机进入教育行业,只想趁机捞钱的创业者只会被淘汰。”从数据来看,2019年教育行业融资总额与2015年大致相当,但融资数量却连2015年的一半都不到,由此可以看出,教育行业渐渐回归理性,教育企业马太效应渐渐凸显,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行业“大浪淘沙”,金钱向头部靠拢。

资本曾吹起教育行业的泡沫,市场、政策阳光之下光彩亮丽。资本追求快钱,但教育是一个慢行业,当泡沫幻灭,教育行业也渐渐回归服务学生的本质。企业跑路是一场赌局,但只会导致公司自身、学生家长、投资人、行业内部人士四输局面。“教育”赌不起,如何避免教育培训成“过街老鼠”,需要更多内部人士的细心呵护。

转载、合作、加入粉丝群请联系小助理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