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中国年科技支出达5千亿元鲜有世界级科研成果

来源:www.jiaoyuwz.cn 点击:1802

新华社北京10月20日电(新华视点记者方烈、王存福、韩杰、于晓节、楼晨)近日,许多学者和大学教授因科研经费腐败受到调查,科技投资问题再次成为社会热点话题。 几乎与此同时,《关于深化中央财政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管理改革方案》获得批准,有效地回应了公众的关切。 一些专家表示,该计划的出台意味着中国科技投资管理将发生历史性转折。

根据全国政协的统计资料,2013年,全国公共财政科技支出超过5000亿元,而1978年只有52亿元。在不到40年的时间里,中国对科学技术的财政投资增加了近100倍。 “

与巨额投资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近年来,我国几乎没有真正世界级的科研成果和大师级科学家。 那么,巨大的科技基金去了哪里?

“碎片化”和“聚焦困难”导致科研资源利用率低

天河系列高性能计算机、探月工程、蛟龙深海载人潜水器、超级稻.改革开放以来,863计划、973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国家科技计划取得了大量显着成绩。

"但是我们也必须清楚地看到,与国家发展的要求相比,近年来科技计划、专项项目和资金的产出远远不够,这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科技计划的分散和对科技项目的重视不够 “科技部研究条件和财政司司长张小元说

张小元认为,长期以来,中国针对不同的问题提出了不同的科研计划,并分别由不同的部门进行管理。 各部门之间缺乏沟通和协调。由于计划的多头管理,各部门之间没有足够的通风,分割造成的资源分配碎片化导致对科研项目和项目多头应用的关注不够。

2014年上半年,中央检查组发现复旦大学科研经费的管理和使用陷入混乱。经核实,2008年至2013年复旦大学有25个项目同时通过多种渠道申请资助,这是一个反复申请的课题。 然而,业内人士表示,类似的情况在不同程度上存在于不同的大学和科研机构。

资源分配“分散化”的直接后果之一是对科研项目关注不够 科技部社会发展和科技司副司长田国保说,以社会各界高度关注的空气污染研究项目为例,存在重复和交叉问题:已经启动和将要启动的项目重复,各部门之间的项目重复。 最初,至少有8个部委参与,启动了193个项目,其中许多是重复项目。整合后,删除了18个项目。

据财政部统计,在过去的八年里,中国在科技研发方面的投资已经达到近3万亿元。 相应地,学术成果和技术创新也不尽如人意。 在基础研究、社会福利研究和共性关键技术研究领域,中国与世界科技强国之间存在明显差距:目前,中国基础研究投资不到科研支出的5%,远远低于创新型国家超过15%的比例。 不用说,中国科学家经常错过诺贝尔奖和其他重要的国际科学研究奖。即使是写了很多论文的科研成果质量也不好:中国科技信息研究所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每篇国际科研论文平均被引用6.92次,而这一数据的世界平均值为10.69次。

科研经费监管失控,“漏、漏”现象严重。

近年来,随着科研经费的增加,许多人将科研经费视为“唐僧肉”,漏损严重。有些人甚至想尽一切办法来充实自己,最终进了监狱。

那么,巨额科研经费是如何通过层层审核和监督,最终因腐败而流失的呢?记者梳理了最近的一些典型案例:

2010年9月1010年9月至2011年6月,北京邮电大学软件学院原院长宋强茂在担任北京邮电大学“新网络应用模式网络操作系统”子项目组长期间,利用批准和分配科研经费的职务,与他人合作挪用国家重大科技项目中央财政资金68万元。法院一审判处他10年6个月监禁。

共收发票33,354张,用于抵消山东金融学院“微山旅游规划”和“富村旅游规划研究”原课题组的费用。以差旅费为名,1505张去佳木斯的单程票报销37次,共计28.36万元,占2008-2011年项目57万元拨款的49.75%。

浙江大学水环境研究所前所长陈徐颖借壳兑现元。陈徐颖利用国家重大科技项目“调戏工程”首席执行官的职位,利用编制虚假预算、虚假发票、虚假账户等手段,冲抵国家科研经费900多万元,并转入其实际控制的“壳公司”账户。

面对令人震惊的科研经费腐败案件,许多高校教师和研究人员认为,一方面,科研经费监管存在漏洞;另一方面,落后的系统迫使科研人员非法操作。

浙江大学的一位教授说,学校对科研经费管理的态度基本上是谁得到经费,谁负责。 收到研究基金后,学校提取部分管理费,其余基本由研究项目负责人承担。

至于如何花费科研经费,虽然有规定,但这些规定基本上是无用的。 例如,教授说他在实验中使用了压缩机,由于一些特殊要求,他只能找一家制造商进行特殊改造,改造成本超过4万元,比普通价格高4倍。 我无法通过报销,所以我最后不得不找一些其他发票来解决这个问题。

山东省科学院材料科学专家表示:“发达国家在科研经费管理中更加注重成果管理。也就是说,他们提出一个科学研究目标,并给予一定的财政支持。科学家在如何花钱方面有很大的自由。 我国科研经费的管理属于过程管理。申请项目时,我们决定如何花钱。 只要在花钱的过程中没有问题,就没有人真正关心结果 “

政府放开了具体的项目管理,结束了“财政部的运作”

”科研经费的频繁腐败与现有科研管理体制的管理有关。 教育科学研究所的研究员朱赵辉说,行政权力直接控制科研活动,缺乏专业的评估机制。 这个话题的来源有严重的混乱。没有权力的科研人员无法获得资金。为了获得资金,他们不得不接受贿赂和其他方法。整个行业完全被扭曲了。

朱赵辉说,香港科技大学已经实施了一个基金和研究人员不见面的机制。 行政人员为研究人员提供服务。研究人员不会与供应商联系,只需要向管理人员提出请求。经过评估,行政人员将认识到他们的要求。行政人员将保存这些文件以备将来参考。这种基金管理经验值得借鉴。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有必要建立学术同行评价机制,改变研究者的行政评价,改变目前的量化评价指标。 与此同时,科研委员会制度将被废除,科研人员的待遇将不再与项目资金的申请挂钩。相反,将实行年薪制度。在国外,年薪制度、终身教授制度和学术自治是保护学术自由和激发学者科研创造力的最基本制度

张小元说改革将澄清政府和市场之间的关系 政府重点支持市场无法有效配置资源的公共科技活动,并以包容性政策和对其他大型企业所有项目的指导的形式支持技术创新活动和企业成果转化。

政府将“放开”由最高级别的专业组织管理的项目。 张小元表示,将成立一批专门的项目管理机构,通过国家科技计划管理信息系统受理项目申请,组织项目审批、过程管理和验收。

“它不是由科技部集中管理的,也不是最初由各部门管理的。整个资源通过联席会议系统进行管理。 张小元说,通过建立科技项目管理联席会议(专项、基金等)。)由科技部门牵头,财政、发展和改革等相关部门参加,共同制定议事规则,负责审查科技发展战略规划、科技项目(专项、资金等)的布局和设置。),建立战略咨询和综合评估委员会,以及专业机构的遴选和选择。

财政部教育、科学和文化司司长赵露说,在管理科技项目时,要高一步,退一步,做政府应该做的事情。 在更高一级,政府部门将注重科技管理的宏观、规划、政策、布局、监督和效率。 退一步说,政府将不再直接控制项目,分配项目资金和项目资金,并防止“逃离财政部”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秘书长李连宁说,一些科技领导人和项目领导人现在持有大量资金,他们可以自行支配。因此,标题正在改变。他们不是称他们为科学家,而是称他们为老板。 在这方面,应结合即将出台的新规定,解决系空高校教师权力寻租和话语权相对薄弱的问题,使中国有限的科研经费真正得到最大限度的利用,纳税人的钱能够事半功倍地在国家发展和国家技术创新中发挥作用。